您当前的位置:郑州按摩 > 养生保健 >

养生保健

我呆坐在一旁忧心的看着她却久久说不出一句话

文字:[大][中][小] 手机站 2020-05-03     浏览次数:    

“分手快乐,祝我快乐,我可以找到更好的……”苏晴捏着酒瓶当麦克风迎着萧瑟的山风扯着嗓子大声歌唱。我呆坐在一旁,忧心的看着她却久久说不出一句话。她失恋了。而我束手无策。任何的安慰都是徒劳无功。劝慰不如流泪,流泪不如宣泄,宣泄不过放肆。我唯一能做的就只是陪伴在她的身边,保证她的安全。所以,我陪着她半夜不睡觉,拎着大包零食,扛了一匝啤酒,借着昏黄的路灯爬上后山公路的山坡。
 
我们坐在草地上,吹着冷冷的夜风,大口饮下啤酒,带来有一种直冲天灵盖的快感。让身体不适总能缓解一下心灵上的苦痛,但也不过自欺欺人罢了。苏晴自顾自的开始唱歌,神情落寞。歌声凄凉。我皱着眉望着她,她停下来,冲我无力的勉强一笑,以示宽慰。忽然,她站起身,捏着啤酒瓶口,扯着嗓子大声的尽情的歌唱。歌罢,抬起下巴,猛喝一口。然后扬起手中的酒瓶奋力地向空中一抛,砸在公路上,引得深夜运输的大货车发出尖锐刺耳的刹车声。苏晴冷笑,颓然的瘫坐在地,兀自摸出香烟,那是爱喜,她从始至终的执着,就像许安年一样,是无法磨灭的印记。因为时间记得。一种喜欢变成习惯,中了毒,戒不掉了。
 
她指尖娴熟的夹着香烟,自然地点燃吸食。烟头一闪一闪的,她一派的安然自得。我的心感到深深地不可名状的痛楚。她一边抽烟一边不动声色的落下泪来,她将脑袋埋进交叉的臂弯里,瘦小单弱的肩膀无助的颤抖着。
 
“许安年,许安年,安年……”她小声呜咽。
 
我的心不禁一紧。终是无奈的叹息,问,值得吗?
 
三年前,我和苏晴还是懵懵懂懂的高一新生。她素面朝天。扎干净清爽的马尾,穿整洁肥大的校服,配以款式简单的帆布鞋。眼睛大大的,左脸颊有一个小梨涡。那样美好清新的模样让我眼前一亮,一见倾心。作为重色轻友且厚脸皮的男生当然二话不说一屁股坐在了她的旁边,成为了她的同桌。接下来的日子,自来熟的我和她自然而然熟络起来,打成一片。心思缜密的我发现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文艺女青年,读夏七夕的书,唱许嵩的歌,时不时一两句张爱玲张小娴的经典美句。我一直在思考:她这样的女生会喜欢怎样的男生呢?但,不久后,我就知道了。
 
一个雪后的早晨,临近迟到的她扯着书包抱着一摞书一路狂奔,却不料跟一个戴鸭舌帽高高瘦瘦的男生撞了个满怀。那人便是许安年。她栽倒在地上,书和笔记本四处散落。忽而一双手伸到她的面前,那手温暖干燥,有宽厚的安全感。她一抬头便看见他忧郁深邃的眸,不自觉红了脸。
 
他一个一个拾起她的书和笔记本,递给她。淡定的压了压自己的鸭舌帽,无声的离开。
 
苏晴望着他的背影才想起来忘记给他说一声谢谢。
 
她一回到教室便惟妙惟肖的给我讲述了她这件遭遇。她脸颊红红的,眼神生动,声音兴奋。我白了他一眼,不搭理她,她自顾自说着:“他好帅哦,他的眼神好忧郁哦。我以后就叫他小忧郁好了。”
 
一面之缘,浅薄陌路。惊鸿一瞥,成为苏晴高中三年的从始至终的执着。
 
自此那天,她总是遇见他。他似乎无处不在。食堂,操场,走廊,办公室……她每天都笑逐颜开的讲述的他们之间美好微妙的遇见,即使许安年根本看都没有看见她。她还是乐此不疲,天天娇羞抱着她为午休准备的小枕头,甜腻腻的叫着:小忧郁。在草稿本上写满了小忧郁。
 
但每一个女孩都有着与生俱来的矜持。她喜欢他一年,没有跟他说过一句话,没有打听过他的任何消息。而且她还天真地认为:如若有缘,无需探听,无需搭讪,他们总会再一次的相遇,然后相知,相爱,温柔相待。看多言情小说和偶像剧的女生都是浪漫主义者和理想主义者。现实中,脸蛋身材总比心灵先吸引人。没有那么多的一见钟情,更多的是日久生情,亦或者只是找个人将就度日罢了。缘分啊,不靠谱。在时间的流逝下,我那份晦涩隐秘的心意也蒙了一层灰,不再愤怒,不再不安,反而真心实意希望她可以幸福。即使她的幸福,与我无关。我可不愿意苏晴长达一年的暗恋付诸东流。
 
我开始关注苏晴口中的的小忧郁。戴鸭舌帽。具有忧郁气质。除此之外,一无所知。经过多方打听,他叫许安年,在13班,为人低调,沉默寡言,没有女朋友。
 
我郑重其事的跟苏晴商议,计划着她平生第一次的告白。她眼睛里闪动着美丽的光芒,脸上挂着娇羞迷人的笑容。见此,我无声浅笑,心想:如此甚好。我愿观望她的岁月静好。
 
告白那一天,苏晴穿了一袭浅色碎花连衣裙,散下如瀑布般流畅的乌亮长发,踏了一双简单的花凉鞋。看起来,美若天仙。真的很美很美。我和苏晴下了晚自习,在13门口静候许安年的出现。感觉过了好久,其他人都走光了,许安年才慢悠悠的走出来,斜跨书包,戴鸭舌帽,看不清脸。我没看出来忧郁只看出来萎靡。可能男女生欣赏标准不一样吧,我撺掇苏晴向前,她却害羞的不敢上前,死命攥着我的衣袖,皱着眉冲我摇头,紧张的连大气都不敢出。我笑,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,说:“别怕,有我在。”错过了最佳时机,我和她只好猥琐的一路尾随。奈何他越走越快,难道以为我们是坏人?
 
苏晴却还在一旁说:“这儿还不行,还不行,不行……”
 
眼看马上就到男生寝室了,情急之下,我大喊了一声:“许安年。”苏晴花容失色,我冲她扮了个鬼脸,甩开她的手。小声说:“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,把握机会。”说完,拍了拍她的肩,缩进黑暗处。
 
许安年听到声音,顿下脚步,然后转过身看着站在不远处手足无措的苏晴。
 
一秒,两秒,三秒……许安年又四处张望了一下,无人,转过身继续走。
 
苏晴深吸一口气,追上去,“那个。……那个……等一下……我喜欢你……”
 
许安年望着她,没有说话。
 
她从书包里拿出一本紫色的笔记本。我认识,我陪苏晴在文具店挑的,有淡淡薰衣草的味道,她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精心写下对他的心意。那些细细斟酌关乎心灵的文字用尽苏晴那个小女生的勇敢和羞耻心。
 
“明天十点,我等你的答案。”苏晴说完便像一只小兔子拔腿就跑。躲在暗处的我,看着她因为害羞而落荒而逃的背影,觉得十分的可爱。心,却是沉重。
 
第二天,我不出所料的被苏晴臭骂了一顿,怪我临阵脱逃。我无奈,我可不想做电灯泡。
 
这一天她完全听不进去课,一直焦灼的看着挂钟,期待早早地下晚自习与许安年相见,有害怕未知的答案。
 
我也无心听课,看见窗外乌云密布,风吹动操场边的白杨树沙沙作响,南墙的蔷薇落了一地的花瓣。我兀自将雨伞塞给苏晴,妆模作样的掐指一算,说:“施主,此物必定有所用处,”她撇嘴一笑,我浅笑,别过头,压制心中的酸涩之感。
 
许安年接受了她的心意,与她甜蜜的共撑一把伞回寝室。那是我的伞。
 
当苏晴满脸兴奋的述说昨日情形,我只是一边咳嗽一边含笑的望着她。其实我都看见,我就在他们后面,没有撑伞,心若死灰。看的清清楚楚,死心也死的明明白白。
 
她幸福的像一朵明媚的太阳花。真好,我心中的太阳花找到了独属于她的灿烂太阳。他们一起去食堂吃饭,一起趴在走廊上的窗边说话,一起手牵手走回寝室。有时拍个照片发到空间秀恩爱。苏晴空间里满满都是许安年的照片,许安年的留言,许安年的@她的说说。我那些微不足道的关心话语根本无处安放。苏晴的事情引得全班女生都春心荡漾,对她更是各种羡慕嫉妒恨。苏晴快乐的不可方物。怎料这样的幸福过于短暂。
 
一个星期后,许安年便甩了苏晴。那个薰衣草本子上写着:对不起,其实我配不上你。我们分手吧。最气人的不在此,而是在星期六的晚上他吻了苏晴,那是苏晴的初吻。结果第二天就派人递了个本子说分手,是在太可恶了。气得我咬牙切齿的。苏晴看那本子一眼,抱着我的胳膊哭的伤心欲绝。我气愤至极,下课铃一响,我便冲出了教室,跑到13班,想把许安年揍一顿好好出出气。苏晴闻讯赶过来,我们两厮打在一起。她冲过来,抱住了许安年,瞪着我,大声吼:“别闹了,别打了,想被学校处分吗?”我举着拳头,望着她。她哭的浮肿泛红的眼睛再一次落下泪来。我呆立在原处,久久不发一语,就如此,与她对峙着。最后,我无力的放下拳头,垂着头灰溜溜的走了。
 
我对她的心意昭然若揭,她,置之不理。因为打架事件,我和她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,彼此僵持着。后来她又和许安年和好如初了。伤透心的我不想再插手他们之间的事,连听都不想听到。我向老师申请调位,不再和她同桌。我收拾书包的时候,她跟我说:对不起。我嬉皮笑脸的打哈哈,嘲弄她是个重色轻友的家伙,她笑了,我也笑了。
 
我调到了第三排,苏晴在后面,我强制自己不要回头。每天认真听课,认真写作业。潜心学习,两耳不闻窗外事。这是我唯一的也是最好的选择。
 
只是有一天,我无心看见他们在大树下接吻。月光下,苏晴美丽朦胧,许安年一把将她扯进怀里,低下头,吻了上去。苏晴双手攀上的脖子,深情回应着。远处的我顿时肾上腺分泌过多,瞬间震慑。别过头,落荒而逃。
 
即使假装的多么无懈可击,可依旧在意啊。
 
苏晴渐渐变了,开始在脸上擦脂抹粉,把及腰长发剪了,染成酒红色,涂五光十色的指甲油,打很多的耳洞,穿鲜艳成熟的衣服。我知道,这一点一滴都是苏晴为了迎合许安年的喜好而做出的努力。而我却无比怀念那个素面朝天嘻嘻哈哈的苏晴。无比想念。
 
现如今,许安年还是义无反顾的抛弃了她。毕业,分手。厌烦,不快乐,受够了。这是他的理由。她什么也没说,只安静的点头,放他走。自此,各奔东西,相忘于天涯。最好,老死不相往来。
 
我问她:“值得吗?”
 
她抬起头,擦干眼泪,深深地抽一口烟,说:“不值得。”
 
就在那一刻,一簇烟火冲破天际,绽放。无比绚丽。照亮了寂寞如墨的黑夜。然后一簇接着另一簇,绚烂的烟花照亮苏晴的脸,也照亮了她腮边的泪。我偏着头看他,她的脸挂着一丝不易发觉的笑意。
 
无论多么奋不顾身,终以悲伤收场。年轻气盛的我们把爱情当成信仰,报以过高的期待和过多的向往。苏晴与许安年纠纠缠缠,吵吵闹闹三年时间说分手就分手。但,终究,还是成长了。学会了承担和忍耐,学会放手和沉默,学会了承认不值得。年少时期的爱情就像天边的烟花,绚美一瞬,顷刻散落天涯。
 
烟花易冷,不过幻梦一场。梦醒了,就应该擦干眼角的眼泪,迎接新的一天。爱对了人,固然可喜,爱错了人,那也是青春。伤痛不过百日长。一切都会好的。

返回上一步
打印此页
浏览手机站
微信二维码